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亦无所需

分级:G级

警告:
宗教人员同性恋有,若有不适万分抱歉。
完全无考据,万分抱歉。若有错误恳请指正,万分感谢。

——————————————————————

1.

“我是基督徒。”他说。

教义是很清楚的,他的道德,祂的登山宝训。他兢兢业业的依照着做,他跟着那本小黑书念。这是道德,人的道德,不行奸淫、偷盗、背誓、报复、忧虑,应当虚心、博爱、善意、怜恤、和睦。登山宝训里这么讲,他照着做。这是美德,人为基督徒的美德。他们是世上的盐,他们是世上的光。

他也说:“我勉强也算是基督徒。”

美德之光庇佑他,耶稣基督是他信的传教士。“神的圣子,三位一体。”他默念着,“圣父,圣灵,圣子。”他开玩笑,一些恶劣的,一些不恶劣的。脑中不应有淫思,他脑中不应想着这些东西。然而他难以克制,能克制得了吗?他惊讶不已,他的土地本没有这些东西。它们又是怎么来的?他,虔诚的年轻基督徒好像正陷入幽黑的深谭。

“主啊…”基督徒的内心颤抖着祷告,“庇佑我不要陷入黑暗的世界。”

万物事貌似降临,他走向前去。基督徒要逃避着光华,他要在黑暗中祷告,不张扬,不显露。他看见他正在侧堂,如同无数次的宣言一样。他来了,他如他所说的一样踏上了这片冰冷的土地。

基督徒虽然从未见过他的脸面,但他知道那是他。他自发惊讶的站起身,差点抖下了讲经台上的一份布道。

“你这儿真冷啊,牧师。”来者道,倚靠在一座侧堂的白大理石柱上。这是个小教堂,柱子也很少。

“我是神父。”基督徒开口,“你是来忏悔的吗?”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烟味,散发自来者。飘在空气里,游荡到他这儿来。呛的他有点头晕,但他也始终也没出声。

“不。”来者答道,喷吐出一口烟。

基督徒没说话,一言不发的走到教堂门口,转过身轻轻用圣袍袖口在面前挥了挥,驱赶走缭绕的烟雾。等待了一下从门外吹进的冷空气与教堂里失了一份浓烟味的空气融合,清新点了以后。他深吸了一口空气到肺里,然后单手拿起放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再次穿过一层层烟雾缭绕的空气,走到来者面前。

“教堂禁止吸烟。”他说道,然后把把烟灰缸送到来者的面前。基督徒故意低下了头,视线故意避开了来者的眼睛,他不想看见他的眼睛。

“是吗?”

“这是木质建筑,容易起火,因此禁止吸烟。把烟灭了。”基督徒始终没看来者的脸,他盯着烟灰缸,没说一句多余的话。

“你就不想说点什么?”来者把香烟在基督徒握着一边的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丑陋的在中心扭曲,最前端的火星已经熄灭,只留下几撮脆弱的灰烬。

“我以为你当时只是说说玩的。”基督徒转过身去,抬起了头。他不能看见来者的眼睛。“那只是虚无的一片东西,我以为你只是像往常一样说的那样。而且,那也相隔很久了。”

“我许下了我的承诺。”来者跟在基督徒后面。“我肯定会兑现它。”

“不。”基督徒继续在他面前领路,昂着头,像持着一本圣经一样拿着那个烟灰缸。“你不该兑现他,我都只认为那时候你只是在说笑。你…你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我有。”

“不,你没有。从来没有。”神父的内心在颤抖,他向三位一体的神明在心中祈祷。他是基督徒,基督徒应博爱。他不应有淫思。然而他终于学会了掌控这股力量的时候,导火索突然再度出现。他怕他会像路西法一样堕落。堕落进无尽地狱。他的灵魂在烈火里扭曲焚烧,他不是殉教者,他是坠落者。但基督徒,这位神父抑制不住心里的冲动与欲望。然而他又为此而悲鸣恐惧,他所在的是恒久的,平静的境界。他不能破坏。

基督徒把烟灰清理进垃圾桶,那些烟灰聚成一团,被他磕了下去。

“你不知道。”基督徒小声挤出一句。“你没有,你从来都没有这种权力。”

评论
热度 ( 2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