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游记-1

炉火的冷风刮过城墙外的草地,卷起一团枯黄的野草。野草被狠狠地压制着,被压制着屈下了身躯,但又却不停歇的想把身躯扳回原本的模样。这群群枯黄的野草像是在风中颤抖一般,瑟缩着,聚集着反抗。于是一阵阵强风在此刮过,反复激起由千万株草梗组成的颤抖的波浪,从而压制下一片颤抖的大海。

但不知情的,如我们一般的旁观者。若是途经此处,时间短暂,也不知道缘由和真正发展的过程。就只能看见当时草群颤抖的模样,心底里故作清高不羁的嘲笑一声——“呵!好一群颤抖的畜生!”但若其后又懂了缘由和全部过程,心底里却想着“没人知道我那时候的念想与嘲骂…!”,又模仿那些真正有感触的人会做的事情一样,硬生生的为自己的心灵与思想镀一层金,立马又逼出一股敬佩这反抗野草的精神来。之后怀着没人发现的侥幸心理,在脑海中把书中的句气凑一凑,大概又拼出来一个过程和缘由,完后立马风淡云轻的发表——无论是写下还是念出,仿佛我们这些可悲的世俗人并不世俗,而是变为了一个高尚的思想家一样。

作为一个旅行学者,同时也是一个如上文所诉的普通人。我是见过不少这样的情景了,这些人们通常肚子里都有点墨水。看见了那些智者和学家的聚会言论汇编以后,心里羡慕又嫉妒,拼了命想要把自己往学术的圈子里钻。如我说,为自己镀金。但又懒于付出真正那么多的努力,于是找机会耍小聪明,找捷径。其实这类人也就是想让自己在大众人的眼光中,看起来有些地位份量,但这类人也因此没有任何实际的产出,没有什么实际的努力。空凭了一些虚无缥缈的捷径,没有实意的成果,便指望着得到肯定。我也曾陷入这样的境地,如此的境界,导致那些年岁里看似有点高尚,但是实际却把自己的价值降到了最低。被点醒以后,我看见这样的境界,于是羞愧不已。从此我努力把自己放在外层的地位,试图看清自己的举动,避免再次遁入那么幼稚且无产出的世界。

这就是我为何写秋季上草原景象的原因。到了一个年纪,一个境界,必将会感觉到自己的大脑老化起来,不再活跃,功能的应用逐渐的减少,记忆的能力越来越差。因此很多灵光一闪的想法都会被遗忘。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先前学习方法的杂乱无章,不是真正的学习,知识像河边渔人的收获一样,数量不足的一座小山匍匐在渔网里,渔网被丢在尘土飞扬的道路旁。有的鳕鱼已经死了,有的鳕鱼还在挣扎着翻动颤跃自己的滑溜身躯,它们都沾满尘土和草种,不整洁,甚至肮脏的堆在一处。这时候就需要记录了,这时候就需要梳理了。

我以前还常疑惑研究笔记的作用,日记的作用。甚至还觉得那种行为是浪费时间而无意义的。而现在我才懂了自己的愚蠢,懂了它的真实用途。它们趁还有生命时将鳕鱼从网里分拣出来,清理干净,分类归整,然后在按照鱼的大小生活习性种种因素把它们养在自己家里最适合的鱼缸里。然而因此能长久保存下来。是新鲜的活鱼,不是干枯的鱼干。从而我今天开始,记下这第一条。

然而我为何写景物呢?

那片大海颤抖着,持续不断的颤抖着。它们的颤抖好像一方阵舞女低下头来扭动手臂,利用惯性抖动身体时的情景。然而远没有舞女那样妩媚,那样动人的充满艺术性。它们是无力的,无果的,艰苦的在与强力抗争着。

好啦,现在外面又突然下起了雨来。声音像倾倒一铁盆水一般,稀里哗啦的,杂乱的,却如军鼓一样。这种突然雨一开始往往声势浩大,像一支大军的马蹄声一样。给你造成一种“今晚可要注意防水了!”的错觉。然后持续一会,等到你终于打算动身去做什么的时候,它的阵势却消失了。就变得像任何一次的临时小雨一般,淅淅沥沥一阵,没有雷声,平平静静的下,再听一会雨声,等到你有那么一丝睡意时候,小雨的声音逐渐退幕,慢慢的你清楚了听见一阵蝉鸣,起初是虚无缥缈的,然后愈起愈烈,有规律,无规律,鼓点似的,烂指挥的交响乐似的!雨声到那时早就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消失了。这里终于可以好好用一个讽刺意味强烈的“雷声大,雨点小”了。

啊,这雨真是奇怪了。居然像风一样,一会大一会小,一会停止又一会继续的。反复无常的雨!但也奇怪,按理来说,这种雨该是在夏天或夏秋换季时才有的现象,如今已经是深秋了,怎么还会出现了呢?同时此时这阵风雨竟然比起上一阵更加声势浩大了!此时是真正的一支大军,深秋的暴雨军队来了!

评论
热度 ( 1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