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我的朋友,曼尼马克敬启:

现在已经是晨星月,我正身处于晨星月份的梦达斯中。尽管二十余年过去,可我身处在泰姆瑞尔,而且在众多其他种族的森林中驻足许久,而不是在岛里。这还是让我感觉到非常梦幻。在我周围,权力的漩涡去而又散,退退聚聚反复交缠,三方汇战,结成同盟又解散,这种事情从来不长久,像风暴一样瞬息万变。唯一确定的事情只有战争带来的恐惧传播在每个人心中:卡吉特、赛瑞-诺德人、丹莫、诺德人、还有我们的女王。从很久以前我们就知道了,恐惧是不会消散的,其他情绪也亦然。恐惧永远存在,只不过被转换成了别的东西——诸如忧伤、快乐、暴怒……这些情绪向来都是与恐惧对立的,然而它们也正是恐惧。通过我们的主观,我们判断我们看不见最显著的恐惧,于是那就是别的事物了,这恐惧的特性操控着我们。你肯定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刻恐惧比之前更甚的奋起,有些人将其转化为乡愁,有些人将其转化为怒火以供挑衅,于是现在的这种局面便被铸成了。通过你挑起的这些事端被进一步的激发,我的朋友。通过你的战争。

 

自从我们开战之后,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写信,也是良久未至的“第一声”朋友。曼尼马克,十几年前你离开时,我在亚蒂姆几乎受尽折磨。大师们怀疑我协助你,停下我的考核,将我锁在一座塔楼中观察了一阵子。我在那里拷问我的内心,我思考,我那些举报你,我那些质疑你——我最亲密的朋友的举动是对的吗?毋庸置疑,是我造成了你的离去,但我是对的吗?赛伊克支持保留秘法,你呢?我不清楚你的想法,但是你走了。我在塔中沉思,他们称其为反省。

于是我看见晨间的雾霭从细窗飘入塔内,听见纷纭的寂静喧响扫过整个亚蒂姆,我这些灰袍修士可以改变天气。

 

我们造就的一阵风暴可以颠覆一只船队,一次也许至关重要的战役。我们之所以隐于亚蒂姆,这就是原因。我好像懂得了些事情,关于野心,或者是你乘的船上所承载之物。我仿佛看见了宿命向我招手,一阵钟声要指导我。这就是你的困惑的答案了,在此之后我也往你去的方向走了。

                                                              加里兰·瓦努斯,于晨星十五日。

评论
热度 ( 2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