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新年



原作:刀剑乱舞,真剑少女,舰队collection。

作者:nonresistant


————————————————————


“说来说去,也就那样罢了。”


广桥都泽把脸埋在围巾里,低着头行走着。她手上只提了一小部分她买的年货,剩下的都在她身旁人的手里。那个男人自告奋勇,说着是要尽他绅士的义务,接下了护送她回家的任务。他自己自然而然也承担了一部分她要带回家的礼物。京都在早前迎来了二〇一六年的初雪,环卫人员虽然将大部分雪堆积到了路边,但新下的雪也很快覆盖了地面。在这一片白灰分明的街坊景象里,她和身旁的男子一起走着,他一直叨叨絮絮的说着一些琐碎的话,大多是关于新年和今年任期内见闻的。说不上无聊,也不是非常抓耳,只是一些不让路程显得空旷压抑的东西,毕竟初雪早就把脚步声抓住了。


广桥都泽大多数时候都在听着,时不时的回应几句。现在这个时节,是政府给忙碌了一年的审神者们的假期季,她认识的同行里有不少打算还呆在本丸的,也有不少打算回家探问家人的,但普遍时间都不是很长。算上去平均差不多三四天的样子,都不是很充裕,也都坚强的和雄门政辅一样。广桥都泽是不太在意的,她打算呆上整个假期,和她身旁的男人一样。悠哉快活一个假期,之后再回到工作上去。这男人勉强算的上同行,他是做刀匠的,他打刀,和她差不多与着一帮子少女和小女孩杀这儿杀那。日子算不上清冷,也不算热闹。他们在联谊会上见面的,双方都认为对方都是好人。从此也成了朋友。


广桥都泽一般把这个男人称作清琦先生,不称名。这个男人一般也不叫她名字,审神者,广桥小姐。她没有叫过他一声次治,太亲近了,不适合他们之间的相处关系,她在信件里也没有这样过。而男人也始终没称过她都泽,连以小姐的称谓称都没有过,互相都相敬如宾。老年人一样相处着,不温不火,虽然是朋友,但也不是家人。两个人都清楚。


“同田贯吧…是个可爱的孩子。”男人继续说着话,慢吞吞,但儒雅,吐字也清晰。带着一股文绉味。


“不尽然。我那边的他比较不活泼些,也不能说不可爱。他的长相和性格怎么而言还是可爱的,但是就是让人从心里体会不到。他比较起来有些死板吧,大概。”广桥都泽吐出一串话,从围巾里面模模糊糊的透出来。她想起同田贯,性格有些倔强,但也十分坚强。大致能算是铁汉子吧,她没和狸猫打过牌。同田贯推辞了。审神者更熟悉她的近侍压切长谷部和山姥切国广,他们基本不拒绝打牌,可以甩上一下午。到了晚饭烛台切差短刀叫炊时审神者才回过神来,此时那两位一般已经有些厌倦了,毕竟不是谁都能天天打牌不厌烦的。付丧神里可能会有,但她没见过。


“都是好孩子…”清琦次治继续说句没意思的话。“就是有时候因为初来人世会搞些损伤,你那边也差不多吧。”


“是呀。”


“写汇报表格无聊的很,积累一大堆。最后还是要写。我有点羡慕雄门小姐。她不是说过嘛,有秘书。我这里也不是很忍心让那些小妹妹们做这些苦活。”清琦次治拉了下包装袋的绳子,那是审神者买的那一部分。“我今年写废了两根钢笔,工作量也是比预料中的大。明年…下一任期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试试原子笔啊…中性笔一类的东西了。”


“长谷部君今年帮了我不少。我认为您还是试试吧,那些东西便宜又好用。”


“啊,啊…是的,所以我就是说嘛,难怪现在的学生里这么流行这个。我今年回家给我父亲买的是毛笔,应该也要与时俱进一下了。”刀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思考了起来。“不如我顺便去你家神社求求签?”


“请便呐,虽说神主也不会给您优惠的。”


“我有些失望了,真残忍,但是签我还是求下。毕竟我可没有和神主的女儿做过朋友,就算我给你们增添些赛钱了。”


“谢谢啦。”刀匠演员般的语气让她在围巾里笑了起来。“今年京都不是很冷啊。”


“说的是,穿和服也都没什么冷的感觉。虽说您的话我不是很确定。”刀匠转过头去,看了看审神者。“虽然看上去全身差不多也武装完备。”


“应您吉言,确实不是很冷…哎!”刀匠把自己的帽子扣到她的头上,广桥都泽被吓到了一下。她看回去,清琦次治的眼睛在镜片后眯弯着,他的脸上挂着笑容。


“失礼了,我记得下雪天这样是会得风寒的吧。”刀匠和审神者在道路中央停了下来。“雪落到头发里的话。”


“您呢?”


“我强壮些啦。也正好昏睡三天。”刀匠笑了几声,“走吧。”


审神者点了点头,和刀匠在街道中再次慢慢前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些琐碎的话题。


评论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