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马丁coc日常十题

这两位目前设定是在热恋期。(虽然正文里他们不会有任何热恋期)这次试了一下那种很活泼很俏皮的风格来烤这份有点对话录形式的甜饼,同时文中情节也是设置的很少女漫画的那种…先预个警。由于是第一次写,难免会写的很难吃。希望多多谅解…


1.谁是喜欢拥抱的那一方


格林希尔·依格那茨喜爱拥抱,以及各种形式的亲密。至少看起来像是如此。


她在宴会,离别,见面时总是给人以热情的拥抱以及亲吻脸颊的礼节。以及笑容。几乎对任何人——任何家伙都是如此的。没什么不好想象的,尽管有些人她都恶心于接触那些油腻的皮肤。厌恶于他们脸上,手上深深填补缝隙的膏状污迹。这种时候,她微笑,亲吻,并拥抱。没什么不好说的,只是暗暗作呕罢了。只要闭着眼睛,想象一个人,万事便解决了。她常那样解决问题。


对于马丁·赛普汀而言,依格那茨家的小女孩貌似也如常爱好亲昵。但碍于身份和职责地位等等,见面时并没有她见到别人时那么热烈。如果马丁在房间里独处,她便直入房间坐到他身边,笑着给他一个拥抱,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再退出。而若是他正研究着那些古怪的书,她便混在大厅里的刀锋卫间,低低头,眼睛一直抬起追溯着他的举动。天,马丁想说,明眼人随便就能发现的。这时候他对她的小女孩投去一个无奈的眼神,而她回报以一个微笑。


没办法,没办法。这都不是能控制住的事儿啊。她之后在房间里,嘴唇几乎贴到马丁的耳朵。这么低语道。


2.谁是整理床的那一方


是这样的,马丁·赛普汀和格林希尔·依格那茨都不整理床铺。虽然他们都会,但是他们不这么做。


马丁虽然早就有养成一种清修者式的习惯,但是尤瑞尔坚持一位王位继承者不该这么做。就差没把他绑起来了。无奈无奈,他只好按照那位老先生说的那样“学会习惯仆从的侍奉!”


而格林希尔算是半个实用主义者,她现在忙着跑东跑西,而且正常生活感早消磨的差不多了,也不缺这点巨大为她营造生活平安无事的仪式性假象。根本不需要。再说,她的床铺要么是在马丁的房间里,要么就是在荒郊野岭大殿宿舍的地上,或者是小旅馆的烂床上。她根本不需要做铺床的事,也根本不在意。


3.谁先睡醒


难说。


马丁和格林希尔的睡眠都不怎么安稳。马丁焦虑忧心,格林希尔是习惯。他们的梦境都是薄薄一层,和瓦尔迷娜的羁绊都没那么深厚。好吧,半夜突然有一方惊醒是常事。但如果他们发觉自己的伴侣还在睡眠中,也是尽力去做到不打扰的。他们懂得对方安眠有多困难。


但如果碰巧两个人都醒着的话,他们会小声聊天。内容嘛…深夜无人时聊的内容通常都比较爱走形而上学和宿命论的方向。算是他们之间的小情趣咯?马丁有时候会这么想。


4.谁的音乐品味更奇怪


马丁·赛普汀,格林希尔这么坚持着。


格林希尔一般说马丁这是纯属教会呆太久了,是的,太久了!她会这么说。她挺正常的一个人,交响乐,舞曲,独奏曲,那个省起源的民谣,哪位歌剧演员浑厚的嗓音。是,她知道,清清楚楚。她挺喜欢普尼桑的圆舞曲,阿坡切尼的交响乐。一个布莱顿作曲家,一个帝国作曲家。她太正常了。


而马丁呢?我的阿卡托什。格林希尔叹口气,这么说道。他酷爱听那些赞美诗,塔罗斯的,阿卡托什的。那些枯燥无味赞颂功德和爱与无私的玩意。挑二十七个声音明亮纯净的男童,给他们套上长长的白色罩衫,让他们记下那些可笑古怪的句子和祷词。好啦,教堂里,让他们的声音回荡在穹顶之间吧。马丁就是喜欢这种东西,他当了皇帝以后,我希望他真的不要太热衷于这些。阿卡托什,马丁他自己还会哼哼这些东西呢。我都被他灌输了几句。什么来着?


塔罗斯——您是曙光与利剑,您是人类之先驱。应该是这么唱的。


5.谁的保护欲更强


马丁。


依格纳茨的密探不爱惜自己,伤口,被占便宜?她总笑称自己为国而活,为国献身。这不行。她从来都忽略了马丁每次在她回到杰瑞尔山以后的那些关注和关照。我很好啊,她老这么回答。马丁觉得这太过头了,况且他比小女孩的年龄还大不少,他该尽力保护她的安全,他该做的。


6.谁会在洗澡时唱歌


他们都不会。

格林希尔叹叹气,其实这样的习惯还显得人挺可爱的。


7.谁会在看电影的时候哭


格林希尔会哭,不过极少。她曾被歌剧《波蒂瓦契》中关于自我奋斗和晨风的几句独白感动,马丁看到了,但不发一言,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而包鲁斯在那时感觉心里有些难受。)


8.谁在外出购物时花的钱更多


格林希尔·依格那茨尴尬的笑了笑。


我的行头如果不是强制情况下是不会破破烂烂的,我出生入死,得趁还有时间多享受人生。她这么说。趁还有时间,我得让自己愉快嘛。多和马丁呆在一起,就是愉悦的途径之一。


9.谁的吻更鲁莽


马丁。


格林希尔咳嗽了两声。她的吻技娴熟流畅,专门为取悦人而锻炼的,更加柔和一些。好吧,但真的几乎都是工作需要。

而马丁就奇怪了,她突然插进话来。他的吻技…明显感觉不是一个牧师该有的,虽然风格狂放,但是十分熟练。他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呢?我想接吻这种事应该还是我先的吧。格林希尔看了一眼马丁,而马丁有意回避了那一眼,摸了摸鼻梁。


不要误会,不要想太多,咳。马丁很尴尬的嘟囔道。


10.谁是支配者


都是,都不是。他们之间一直在营造一种自由不受对方管束的气氛,他们的性格也都恰好适合这种相处的方式。好吧,马丁有时可能比较强势些。


评论 ( 3 )
热度 ( 5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