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摹写a丧的无限的泰姆瑞尔,以前为他改文时候给写的新思路片段。

雅米拉嘟哝一声,翻出掩体。她知道她的朋友们会议论什么,而此处土地斑驳,已将卡尔埋葬了。她需要,也必须穿过这段苍荒的空隙。若是可以,她也愿直冲向那个令人作呕的奥特莫法师,攥住他可怜脆弱的脖颈。让他窒息,让他失禁,砍下他的头颅,再喂给畜生,失去一切为生命的尊严。但雅米拉无法那样做,她的力量不足,她的力量不足。远远不至于能够抵抗下魔法的火。她痛恨起自己的弱小,她是那么无能为力,那么的不够强壮,只能在如今的状况下。翻滚至残破的花槽后,做新的稍息。她心里难受极了,卡尔,先祖神州,奥术。雅米拉的心里异样,难受极了。她感受到火球袭来时一切物体微微的振动,她看见火焰橘黄的光泽闪烁在事物上,她什么也做不了。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躲藏在这掩体以后。


那奥术,那该死的法师。


雅米拉心中的愤怒不再明晃晃的烧烁,她知道这是好兆头。老师知道,她亦懂得,愤怒和悲念一旦深刻,就是人的驱动轴。他妈的,神州的狗屎,神州的渣滓。她将以卡尔的命为神州混蛋们的脖子上的刀刃。让他们付出代价,他们夺走的,他们要还。


雅米拉沉住气,靠着粗糙的花槽表面收回弓箭。事情简单,十分简单,别入背后的束缚带即好。她从现在开始,会持起刀,而事情十分简单。这类法师,狗娘养的,都十分脆弱,只要没了魔力,他们就没有一切。她等待一个时机就好。这个狗娘养的小崽子只是新手,只会一味无成效的轰炸。以外什么也不会做。等待一个时机就好,雅米拉预备着,来自环境的声音也好像不存在了,仿佛万籁俱寂。寂静之中,狗娘养的火球很快就不再投来了,没什么新烧起来的地方。时机来了。时机来了。火光不再燃烧,只有还遗留着的滋滋作响。雅米拉清楚路线,她知道那小崽子不可能像鹰一样,轰炸完便离开范围。一定就在花槽正对着的方向,只要冲出去时看清楚具体位置就好了。非常简单。雅米拉冲了出去。她感到,感到了身体旁的风。她是位剑士,天生如此,洗刷,祷告,苦修。无一是无所以值的,财宝和富庶亦无法玷污。事情该是非常简单的。但那尖耳朵饮下了一瓶水液,将瓶子随意甩在了地上。


妈的,雅米拉忽略了。火球从法师处再度不断袭来。所幸雅米拉的速度足够躲开,幸运的很,无一命中她。雅米拉顿时警惕起来,但依旧高速接近。大不了,以血饮血。她躲过几轮法师的袭击后,距离也差不多要接近了。是如何教授她的?取其要害。雅米拉一个翻滚缩尽了剩下的所有距离,法师的鞋尖几乎就在她的脸前。法师有极少一瞬间的呆愣,足够了。雅米拉如鱼跃般腾起身子,高抬着手臂,将刀往法师的脖子上招呼。


——铮。


法师脸色惨白,但还是硬生生的撕开一个疯狂的笑容。像裂开了一道口子。“没想到吧?拉得-嘎人。”法师轻声说,音调上扬。雅米拉的刀不在法师的脖子上,而是在法师的剑上,也正是法师的左手上。刃刃相抵。那是艾莉诺的萨吉最后一点魔力,也是他从湮灭中交换的一把长剑。


意料之外的火球向雅米拉袭来,她闪身躲开。侥幸。她听见身后的石块簇簇的崩落,那怕是堵泥墙。而这法师是个疯子。


评论
热度 ( 1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