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七次高呼

文/nonresistant
CP:杜马克/尼瑞瓦
原作:上古卷轴
分级:M
警告:考据超级烂基本靠脑子里记着的东西。很OOC,写来就是为了搞CP,超级狗血。写的也超屎。
概述:七次高呼后,艾因不再想着缅怀尼瑞瓦。
弃权声明:除了文章本身,一切属于Bethesda,MK和可敬的Lore buff们。

1.

杜马克听到所有奇莫都呼唤他们战争领袖的名讳。在簇簇跳动的烛焰之间,铺天盖地的呼唤——尼瑞瓦,瞬间如潮水般涌来,重压在他的心间。

各个家族的奇莫再次高呼着那个名讳,举起手臂紧握酒杯,振臂后再度高呼起了新娘,他们喊:阿莱玛西亚! 新娘脸上的微笑转为笑容,她抬起头,金黄色的精致面容仿佛是点燃满地油水的丝丝火星。奇莫们站了起来,酒水被不羁的动作所倾泄出来,这些逃脱于杯中的汁液因喜悦的激昂情绪而无人去注意。只只林立的手臂如同密林,结实蚱结的肌肉大多裸露出来,刚刚洒出的酒液在皮肤上结出透明的枝芽。深金色的皮肤与天花板灰暗的暖色互相映衬,酒光和呼喊后稀拉的喊叫和笑声相合起来,造成了一场混乱的奏乐会。其中这阵气氛混乱。像是在战场上有千万只峭壁行者折跃后死去,羽毛混杂,血肉凝结成团。杜马克抬头,穿过奇莫们手臂的密林看向高处,这场热烈的奏乐会使他感到莫名的压迫。这阵气氛热烈的巨浪向他扑来。

看向高处显然徒劳,并没能疏缓什么。杜马克将目光投向右手边端坐着的卡格纳瑞克。他的首席工程师好像感受到了他传通来的心情,卡格纳瑞克向左微斜来目光,他们的观点是同样的。杜马克的守卫们亦然,他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惊异和不知所措。这该是他们在辩论会以外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如此截然不同的吵闹哗然。

之后奇莫们放下酒杯,都坐下。而烟气开始迷茫。

哀怮城高耸的塔楼建筑内千万根烛火摇曳。他看见尼瑞瓦同他的新娘阿莱玛西亚站在露台上,身处于光亮之处,身着华服和祝福,接受每个莫的致意。阳光使尼瑞瓦的面容模糊起来,难以看清。在达戈斯家族的那个战士和索萨·希尔赋予祝词后,奇莫的战争领袖再次发表了一通演讲,慷慨激昂,内容多是关于敌人之懦弱和联盟的强大。大多数奇莫们显然表现的买这通演讲的帐。杜马克摸着酒杯上刻着的花纹和雕饰。在这烛光照亮的塔楼内庭,烟气逐渐增长氤氲,在明亮的闷黄中滋长出一片淡淡的迷雾。奇莫们战争领袖的面容在雾气后更加明亮,更加难以看清。

“——赞美我们的第一议会!”尼瑞瓦以此为结词。奇莫们再次一一站起,举起手中陶制或玻璃制的酒杯。杜马克此前用右手一直握着锻莫风格的黄铜酒杯,尼瑞瓦请求他带来的,其中从婚宴开始时侍女为他倒下的马兹特尚一口未动。他扯出一个微笑,身体屈前后随即站起。锻莫王杜马克如其他奇莫一般将酒杯举起,他的手臂和长袍遮住了远处的一小部分光源,眼前的亮度立马减下。卡格纳瑞克立即随他一同站起,也模仿着众人的动作举起酒杯。杜马克看见泰瓦尼们最后举杯致敬,他们的家族长和大法师面容明显阴沉的多。

“为我们的第一议会!”奇莫们呼唤着,此后他们振臂欢呼,不顾挥洒出的酒液。又旋即饮尽仍剩余的那些。异族的宾客同样如他们一般饮尽了杯中的酒水。喜悦的气氛混着燃烧的蜡油的气味继续蔓延。

“现在应欢迎我们的同盟,我们的好友,与奇莫共同驱逐塞洛-诺德人带着的那些杂种的战士。我的同胞,现在我,尼瑞瓦·因多利尔邀请锻莫的统领人——锻莫王杜马克见证我同阿莱玛西亚的婚礼!”奇莫们的战争领主喜悦的向族人介绍这个他们早已预定好的邀请,就像这是他的临时起意一般。固然,尼瑞瓦的同胞也懂得这不过是形式之一。新娘的发髻向后拢起,金色的头冠闪过一阵光,杜马克的眼睛被刺痛几秒。阿莱玛西亚在远处向他举杯致意,就如尼瑞瓦所做的一般。

锻莫王接受下形式的邀请,将右手仍把持着的黄铜酒杯放下。是否我还能感受到地骨的层层颤动?若是如此,音调该如何变化?他身着金黄和褐色的长袍,下颚高高抬起,锻莫王向他们族人的首席音调工程师使了一个眼色。首席工程师领会了他国王眼神中的意义,从座椅旁抬拾起两个装饰精美的黄铜长盒,字文在其上整齐的纂刻,显然出自他们自满的蒸汽工艺之手。锻莫一族的代表,锻莫王杜马克和他们族人的首席音调工程师缓步前行向露台,他们将要从阴谋与诡计的漩涡和密林中穿过哀怮城这昏暗的厅堂。

且每当他们行过一个烛台,其上的火焰必定会向露台的方向摇曳一阵。

杜马克以王的姿态穿过那篇混沌不清的黑暗,尼瑞瓦的身影愈发清晰起来。他看见他,奇莫的战争领主、他的合作伙伴、他的朋友、他的露水情人,对他们双方而言的露水情人、与他相同的一个族类的领袖——尼瑞瓦。他与他的新娘,来自德莱斯的阿莱玛西亚在站在一起。他的斥候早已为他禀报过了阿莱玛西亚的背景。

德莱斯可丝毫不能算是什么大分支。他走向前。因多利尔.阿莱玛西亚三次婚姻,历经过哈拉鲁领主和一个将军的婚姻,现在是第三次,她与尼瑞瓦成婚。尼瑞瓦的妻子确实是个美丽的莫,但同时也古怪之极,阿莱玛西亚的笑容之后好像隐藏着毒蛇的尖牙一般。她从内战中因多利尔攻势下的哈拉鲁存活,又一举跃上战争领袖之妻的位置,绝非平庸之辈。阿莱玛西亚歪头,向他微笑。

——锻莫王眼前即是那片阳光和阴影的分界线,余光中,奇莫各家族的代表在阴影中静静注视着他,审判着他。而那阵极其薄淡的雾气遮着他们的表情,好像是一席薄帘般,烟雾连同光影在他们和露台中间划了一条分明的界线。在厅堂的中后部分,代表们交头接耳,有私语的声音从那里传来。锻莫王往前走,他此刻已身处在阳光中。如此——尖锐刺眼的光线,他在地下生活多年,此次出于敬意没戴那些防护的器械,地上太阳的光线直射下来。他猛地眯起眼,炽热且刺眼,从外界所来的侵入者。这是地上世界的太阳,马格努斯留下的印迹。从那里,无数力量源源涌出,不知道艾塞瑞斯本处是否也如此光亮。
如尼瑞瓦所在处一般。

杜马克走向尼瑞瓦,他们礼貌的握手,拥抱。不越过任何一根界线。卡格纳瑞克讲:“谨代他们为新人送上祝福。”杜马克同时赞美了一通阿莱玛西亚,阿莱玛西亚也滴水不漏的回他以对锻莫支援与合作的感谢。只是朋友间的寒暄,而此时虚假的成分更多。随后杜马克转身,面向厅堂,那里仿佛是只昏暗的大口。

“我作为锻莫的领袖,谨代表我的族群对与各位丹莫战士们的合作表达无上谢意。向两族间的友谊致意。”他从卡格纳瑞克那里接过他的黄铜盒子。“而今日恰是佳日,我作为宾客,为战争领袖因多利尔·尼瑞瓦与哈拉鲁·阿莱玛西亚的成婚致意。这里是我族内最好的锻莫炼制师,阿德米茨·德鲁巴为你们献上的一点心意。愿第一议会联结长久。”他张开手中的长盒,银色的弯刀锋芒显眼。卡格纳瑞克也张开自己手里的长盒,是把形象相近的金色弯刀。

“银色的这把叫做希望之火,金色的叫做真实之炎。”卡格纳瑞克讲道,“希望之火刻的是火附魔,真实之炎则是雷附魔。锻莫工艺中算极佳的武器。”

杜马克点头,他看见新人的笑容热烈如末种阳光。“是的,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也是我们的证明。愿第一议会长久。”他宣布道,听见身后那张贪婪大口中传来的喝彩和权欲。末种的阳光热烈如许,这对他而言还不算危险。愿丹莫崇拜的审判席能够保佑他们,杜马克好像感受到地骨昏沉作响。

远方而至的锻莫客人点燃了下一轮昏暗的丛林。他微笑,如同阿莱玛西亚。他幻想着刚刚自己将那两个盒子摔落在地。杜马克余光望向露台之外。

在那之外,层层叠叠如冲突般弥漫的庆祝气氛和装饰之外,目光远远越过哀怮城外及层层防守和堡垒,诺德人散发的寒气的部队正缓缓向前行军。受着来自天空,人类塔和凯娜祝福的军队正在往晨风行进。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毕竟索瑟姆离晨风并不算远。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