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寒春新吻

标题:寒春新吻

作者:nonresistant

配对:Vestige/Queen Ayrenn

分级:M

警告:女性同性恋/色情情节/脑洞设定二流考据/non lore-firendly/血腥描写/微D-S/UST/

概述:清晨时分,阳光冷冽,丛叶颜色鲜艳。

弃权声明:除我的Vestige外一切都不属于我。

1

风从她的领口钻进了衣服里,从脖颈之上领口最后的开口开始,那片勉强裸露在衣服缝隙里的地方开始蔓延起寒意。以那里开始为起点,寒意缓慢的传到肩膀两侧。她护肩扎的太紧,风只是数次吹入她的领口,如海浪拍击海岸线一般,不停地袭来,让肩膀之上的皮肤保持寒冷。
调整好拉弓的姿势后,她在面前立起弓箭,缓慢的将拉开,使弦箭尖尽力指向远处枝杈后漫步的那头鹿。这是最终落单的一只,不知是迷路了,还是被驱逐了。总之,这只落单的鹿最终与她们半小时前的视野相撞。姑且算是可怜吧,这头鹿孤身一人,附近亦没有族群和家庭。这家伙在不知经历了多大的磨难和恐惧之后,又遇上了如她们这样猎人。没多久就立刻就在新一波的恐惧里死去,将要殒命。

她这么想,手指的皮肤还是在箭羽尾上绷得死紧。艾琳缓慢的吐口气,瞄准那鹿匹。

她耳边传来细小的枝叶碎裂声,鹿?鹿只是回头。艾琳稍向发声处瞥了一眼,没有大事,只是苏瑟冉尔往前稍稍挪动了一步。她之后便安静的站在一旁,再无动静了。刚刚那小小一声侵入安静的地界所带来的干扰,那些波动,很快便再度回复平静。艾琳转回视线,她无视了,苏瑟冉尔也一样,如原先一样站在那里,在很短的几秒间就逐渐变成了一个她从未存在过的事实。艾琳重新聚起精神。
在她视线的尽头,那匹鹿的色泽鲜艳了许多,此时林间只有雀鸟和她自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了。且这里空无一物。她此时就如某只在上空窥伺野兔的猎鹰一般,感官忽地敏锐清晰起来。有狩猎的神明在此刻给了她祝福?艾琳眯眼,盯紧那头鹿,它浅褐色的皮毛泛着一点亮光,它意图寻找树果的嗤鼻,迷茫的来回踱步。此种日常类的景象让艾琳所专注的更加清晰。不论这箭是否射出,抑或是不是她射的,它也不可能再活多久了。艾琳深深呼吸,将弓箭的角度都稍微上移了些,随后便放开了手指中的箭尾。那支箭划过空气,发出细微的啸声,像天际的鳟鱼迎浪直上。她松了一口气。随即便传来预料中的一声惨鸣。那只鹿被射中了左腿,凄厉的尖鸣了一声,转头便朝后奔去。

苏瑟冉尔惊喜的笑出声,“射得好。”她极其短暂的感叹道。随即就踩着干脆的落叶向着鹿的方向而去,那只生物正一瘸一拐的向前尽力跑动。苏瑟冉尔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停下,做好了施法姿势,接着便向那头鹿发去一个麻痹术法球。法术没多久便到达鹿的身上,鹿匹没跑几步便立马倒地,它身上笼罩着一片青绿色的法力,甚至冒起了白烟。苏瑟冉尔跑到鹿的身旁,脚下噼啪声持续不断。

她右手抓着弓,逐步往那里去。落叶归根,枫林一阵响声。苏瑟冉尔已将鹿的四脚束缚起来。“真是好准头,女王陛下。”

艾琳看着苏瑟冉尔,那莫的面孔上早没有一点刚才微笑过的的痕迹。“不,是你的好准头。”

“我只是只好猎犬罢了。”苏瑟冉尔回答道,“一匹鹿,当然,毋庸置疑。”她对着鹿匹又施放了一次麻痹术,手上继续着捆绑猎物的工作。

艾琳半跪下来,她看见了苏瑟冉尔所表现出的那副模样,专注又冷漠,她们之间怕是无话可说了。艾琳无言,只好凑近,好好看看那匹鹿。鹿的毛量显然比她宫里的那些鹿头标本要少,而且更短。像是崭新的发芽。这头鹿不知怎的有一副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的模样。比她随一群王候出去打猎的所见的那种健美,鹿角亢长精致,皮毛层次丰富的麋鹿要羸弱的多。但相隔五年,重新见到往日所狩猎的这样并不完美健壮的生物也给她带来一种新鲜的感觉。这比艾琳这五年来所接触到的那些用蜡封去血肉磨干皮毛的艺术品,要更加微弱真实。脆弱,且寿命短暂,若没有蜡,很快就会被食腐物分解蚕食;只活在短短的一瞬之间。

“陛下,它该得个痛快了。”苏瑟冉尔说道,艾琳尚未回答,她便吹响呼马哨。哨音空洞的回响在枫林中。

“是的,也该了。别让它痛苦太久。”艾琳说道,默默抬起头。苏瑟冉尔正望着艾琳。
仿佛触电一般,苏瑟冉尔瞳孔忽地张大,她回避开眼神的交汇,慢慢站起,紧张的开口。“为您效劳。”苏瑟冉尔转向另一边,等待她的马奔来这里。“我会…杀了那匹鹿。”

她从来无法确定苏瑟冉尔的话中有没有讽刺的意思。

评论 ( 1 )
热度 ( 4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