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hard core萌二

天天写屎,天天开心。😂😂😂
一切文和斜线没有意义。有可能不会再更新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在苍匣山钓鳟鱼以及即来未来的寒冷春天

原作:型月
作者:nonresistant
cp:帝都组(Archer和Saber)
警告:喵喵酱一早发的废文;掉书袋;历史梗;钓鱼业余者;挫劣模仿之作

正文:

春潮初落,山姥尽逃走了。春天到来了,踏上第一个脚步。很有趣嘛,完全不哦。颅缝正在闭合。春天的花正在掉落。
“吾要去钓鳟鱼了。”织田信长如是说,春潮初至之际她打算去寻找一条冰冷的溪流。“吾要去——找一些鳟鱼,肚皮发白的那种。可爱。”冷风穿过她的外衣,扬起迟钝的皮衣一角。她曾向父亲投掷抹香,但是在那些溪流中,欲成钓者,先成管工*。织田信长固然足够聪明去钓来一桶鳟鱼,但是她对于天气的把握也摇摆不定。春雪未消融,大部分山上的河流尚在冻结,她早非坐拥四千人军势的以少胜多之将,没信心将一整条河流的冰层全部敲碎,唤醒被冻结的即将迁徙的鳟鱼。“吾要行向苍匣山呀。”
“不意外哦。”冲田总司盯着魔王,眨一下眼睛。“那里的花已经要开了。河流说不定也已经解冻了。”
“是吗?”
“是哦。”剑士英灵移开目光,回到书页上。
敞开的纸门之后有一块黑色的石头,或者是深灰色。卡利古拉盯月亮盯了太久,所以获得了自由。同行的朋友美少女的舅舅是这样的人。那块石头半尺之高,前面的湿润土地上散落着斑斓的彩色石子。穿过织田信长身影的缝隙之间,能获得的是如此的反馈。冲田总司摸索到小碟子,往嘴里塞入一颗青枣。地板剧烈作响,赤脚敲打木板的声音清晰可闻,挡住自然光的黑影越来越近,越发深厚浓郁。织田信长在她面前坐下,带动空气,黑色的宽松裤子曲盘交叠,双脚交叉。
“是苍匣山呐,冲田。”剑士从书上抬起眼又落下目光,举起右手,低头向手心吐出一粒湿润的枣核。在庭院中,那块黑色的大石头是黑色的,她已熟悉的事物被片面观测。织田,织田信长,第六天魔王方才说。

他将橄榄枝扔到旁边别的餐盘里,把吃肉嚼剩的残渣吐到菜盘里,还用手指甲剔牙,拼命地搔头。*

冲田总司的目光再度回到书页上。魔王的右手四指节律的敲击地板。好像有一首喜欢的歌听着听着突然觉得声音变大了起来,神秘体验。“是苍匣山呐。”她回答,又执起一枚枣。
“鳟鱼呐,实在是有趣。人的手掌那么高的温度就足以致命,这间房间的温度就能够让它们残废。”织田信长说,“现在有的小溪,冰已经化了。而又在这个时候呢,它们会鱼贯而出的在河里交配呢。正是好季节!预感如是,吾会收获良多呐,钓鱼也是,鱼筐也是。”
冲田总司听了,延续一阵沉默,沉默轻快懒惰,如同午休。“所以说,是需要去山上钓鱼嘛。来找我是干什么呢,我做不了钓友的。织田小姐。”远处天空半打鸟飞过,寒冷的春天带来的花苞埋藏在雪下。

信长左手握上脚踝,宽盖帽丢在地板上,灰色的虹膜中间映出1582年6月,一个清凉的凌晨,数个永恒的夏日。“那么钓来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呢?”冲田总司说道,“送人吗?自己留着?吃掉?”她舔舐口腔,枣果的气味还留在臼齿凹陷处。空间的阳光是飘忽射入的,纸门造就了浅色阴影,灰尘也在漂浮中显露身影。枣泡在果盘的冷水里。
“吃掉?肯定吃不完了!吾硕果丰盛啊!”信长身躯向前倾来。“倘若吃不完,那么就把剩下的死鱼倒回河里。这就是吾的实际打算。”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只是在享受钓鱼吗。织田小姐。”

数次战役开始,以少对多,第二次宴席无关紧要。黑色猫毛做的假胡子丢在地上。蹭不起榻榻米的丝毫热量。天空灰暗,寒意犹存。多少次她看见她看见,人命被刻上膛纹后迸出,垂死之人没有话语,枪中擦射出碎裂的星星*。千万的军势汇聚后消散,没留在昭和史上。一叶油暗的木制墙壁,血液和闪着刀光的武器,很久以前,她仍能看见应剑的坠落。
雪地庭院前有人关上纸门,最后一束光也没了。
“是,生而为人正是要享受这些乐趣呐。”信长握着脚腕前后摇摆。“但是,你有钓竿嘛,冲田?”
“搞半天,织田小姐甚至没有钓竿吗?!”她没有钓竿,刀也很久未拿起过。“自己说要去钓鱼居然都没做什么准备吗!”

“惊讶嘛?!”

“当然惊讶啊!”

很久之前宴席的奏乐已然静止。数万静止。在远方挥手,告别。掉落的绒毛卡住车轮,没人将鬼魂般的身体带入坟墓,留下的只有焦炭的伤痕*。春潮仍旧慢慢袭来,慢慢蔓延,淹没海岸线。冲田总司缓慢起身,离开温暖的被炉内部,被自然寒冷的气氛浸透。冰山向北方推进,死体正在突破冰层和土地,尸骨混淆一体。她看见远方的天空燃烧火焰,她们需要一些蠕动的节肢动物和苍蝇乃至假饵食。

“那只能出去买了吧!请动身啦织田小姐,我也还有些留在前天清单上的东西要买啦,顺路好了。”
“冲田你也没有吗?明明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呐。”
“我又不想在冬天钓鱼,没人会在冬天钓鱼的。”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硬派hard core萌二 | Powered by LOFTER